您当前位置:玄门道教|符咒大全 >> 道学苑 >> 浏览文章

《道枢》(十三):玉芝篇

所属栏目: 道学苑资讯    文章来源:www.winzzd.com

[导读]《道枢》,宋代曾编集。道教类书,四十二卷,一百零八篇。书名源于《庄子齐物论》中“彼是莫得其偶,谓之道枢”,含有道术精要之意。

五太相生,在物之先,明告来者,犹鱼之荃。<?xml:namespace prefix = o ns = 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朝元子陈举,宝元中人曰:体混元之本,法天地之枢,立为洪炉大鼎,以炼其真焉。内以养铅汞,外以象离坎,运其阴阳,驱龙驭虎,以返本还元。于是玄霜绛雪,玉药金膏,九转而成宝矣。魏伯阳以参同成道,马明生以金液超真,阴长生炼太真之剂,刘安修太一之元,此所谓奥荃者欤。方其阳魂未交,其如玄窟焉,阳精既兆,乃禀性以成乎形。是以阴判阳而归寂,阳寓阴而成质,阴阳交而万物泰矣,日月合而四时成矣。夫天地不交,何以为昼夜乎?日月不合,何以著盈反乎?万物不合,何以显荣枯乎?

《道枢》(十三):玉芝篇

日月不合,何以著盈反乎?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当太易之时,混混蒙蒙如胞中蒂焉,于是而有太易首春一阳之义也。其体玄黄,四象未明。玄雾乎金液,华光锁乎水精。夜加乎子,初九潜龙之位也。太易者,仁也,春也,阳也,龙也,日也,天也,火也,魂也,神也,汞也,木也。故阳气也者,入乎物日生,离乎物曰死。太易者,司生也。夫阳不发于下,则万物何以生哉?故经曰上水下火,盖谓此也。阳必蒸于上,阴必润于下。蒸者,其热也。热蒸其阴,阴腾其气。轻者上浮而为天,其清云霞,其凝雨露,其散风烟,其寒霜雪。时自乎子而至乎午,其升者也;自乎午而过乎子,其降者也。夫云霞、霜雪、雨露、风烟、气雾,所以降而滋万物者也。经曰:返本还元归于地脉,此之谓欤!其在于身则为津,为液,为涕,为血,为肉,为精,为髓。夫五金八石之伦,依乎天地之升降,运转和合,而归乎本元,故日还也。九炼成刚,故日丹也。

太初者,天地万物之初也。阳经阴复,二气未分,龙吞虎并,云雨交罗,阳光炳惧,阴气凝矣,上下搏而成形。恍恍惚惚,其中有物;杳杳冥冥,其中有精。何谓物欤?阳中有阴,坤元之气也。其属有也,水也,铅也,阴也,气也,虎也,魄也,形也,白也,母也,性也,金也,一也。受性于上彰于下,其象日中有乌,石中抱玉,水中产金,泥丸中有血,是谓血之海,脑中也。母之元也。何谓精欤?阴中有阳,乾元之气也。其属无也,龙也,神也,魂也,火也,木也,刚也,影也,一也,父也。产于上司于下,其象月中有兔,水中有砂,铅中有白金,是谓气之海脐下也,父之元也。故阴居阳,其主血;阳居阴,其主筋骨。《易》曰:云从龙,风从虎。风云者,阴阳二气也。男者,阴之宗也;女者阳之主也。离发乎坎下,汞居乎水中,上下之象也。神居其中,谓之三才。

太始者,二仪立形之始也。阴阳得位,虎龙分矣,天地清浊之气随崇而化万物。是气也,在道日阴阳,在人曰魂魄,在物曰表裹,在天曰日月,在地日声色,在丹田曰铅汞。是道也,生于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终于一者也。故曰:一者,水也;二者,火也;三者,土也。物有不因此而生灭者乎?水火者,各得其一者也。得一者,物之母,气之精,命之根,识之祖也。天得以增其威,地得以发其机,是神之祖,气之使,物之父,魂之制,身之主也。水生一男是为坎,其名日汞;火生二女是为离,其名日铅。是之谓四象者也。汞者,丹也;铅者,药也。天老神君曰:用铅不用铅,须向铅中作,及至用铅时,用铅还是错,何以言之?汞,阳也,子也;铅,阴也,母也。汞无铅其独#1子不母,何以生哉?铅汞合而三年为宝,焚去铅之气,是为脱壳,其名日纯阳。用铅不用铅也。吾尝观乎大道莫越乎阴阳,相合#2会于中宫,盖有动有静焉。动者,汞也,清而喜飞;静者,铅也,浊而不起。汞之飞偶乎火者也,铅不起偶乎水者也。水所以流湿,火所以就燥者欤。神者,命也;静者,性也。命也者,动而有生有成焉;性也者,静而无染无著焉。是以三魂归诸天,七魄归诸地,各有所源也。

太素者,本也。本立而道生矣。太始、太素之时,刚柔判矣,以立三才,以彰四象。太素者司秋,万宝之所以成者也。经曰:火虚水空,此其形象者欤。譬夫人之在胎,阴血阳精,混然而成,三月而阴阳分,则各有所居矣。母之元职乎泥元,其名血之海;父之元主乎阴位,在于脐下,其名气之海。各有神气交焉,其名三才。冲和之气随母呼吸,应其上下。三才备而万物长矣。母之元主血、肉、精、髓、意、魄,即吾之铅,虎也;父之元主筋、骨、心、魂,即吾之汞,龙也。五月而形将成,表裹分矣。吾之化育,其犹是乎!阳丹,精也;阴丹,血也。日南至,一阳之始,潜龙之位也。俟乎五阴退而阳升。十一月、十二月、正月者,三阳之时也,万物芽矣。吾之炼形亦犹是乎!功盈三千,何谓也?服丹千日者,三年也。亦譬夫一时三月也在丹,三年二气布矣。易吾之躯而成自然之体,运水火交汞铅于九转。九转者,九年也。九九者,数之盈也。九年之内有九易焉;一年易气,二年易血,三年易脉,四年易肉,五年易髓,六年易筋,七年易骨,八年易发,九年易形。志于道者,其可不察于斯欤?舍是而求道者,其犹瞽者之逐兔矣。黄帝曰:吾有还丹,其品七焉:津也,髓也,血也,唾也,精也,气也,神也。故指水、火、铅、汞以喻焉。津为汞,精为铅。水处乎脑中,火居于脐下,运铅以制汞,炼汞以投铅,来往归源,水火正矣。

《道枢》(十三):玉芝篇

太极者,天地万物之终也。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太极者,天地万物之终也。故曰:太易,水也;太初,木也;太始,火也;太素,金也;太极,土也。万物生死于土矣。夫一阳孳萌于子十一月也,其于易也,始乎复,次乎临、泰、大壮、夫,乾者,阳数之极也。一阴孳萌于午五月也,其于易也,始乎娠,次乎还、否、观、剥,坤者,阴数之极也。是为一岁之象也。一月者亦一岁之象也,一日者亦一月之象也,皆有阴阳五行之数存乎其问。万物至于八月、九月未有不成者也,吾之丹是以有九转者欤!

夫孰非阴阳合而然耶?日有乌者,阴也;月有兔者,阳也。月自一日至八日,其名上弦,一百九十有二铢,金水平分。其名一八,春之分也。其时属乎卯,是为铅,一百九十有二铢。至于旬有六日,阳数极而明也,于是一阴至而阳退焉。故旬有六日之后则复亏至二旬有三日,其名日下弦,亦一百九十二铢,龙虎中分。亦名一八,秋之分也。其时属乎酉,是为汞,一百九十有二铢,至二旬有四日阴盛而阳衰,日月尽而阴极矣。阳也,阴也,其终而复始乎?故八之日为一百九十有二铢,旬有六日则三百八十有四铢矣。斤生两,一斤十六两。两主分,一两四分。是以有三百八十有四铢,应乎大易之策数。一岁之日其气其候二十有四,于是乎备矣。计其分六十有四,则又大易之卦之爻也。六+四卦凡三百八+四爻也。在易之策数斯合矣,在人之息数斯亦合矣。故起火于子至于午六时,阳也,其象春夏;自午至于子六时,阴也,其象秋冬。

且一日之内,自有天地日月星辰次序之运具焉二十四气、七十二候皆全。故吾之道废一而为之者,未之有成也。夫起火必于子者,何也?承阳气起火,火力斯全矣,过乎子则阴盛而火不然也。故日,水克火也。火也者,非其心之火者也。心者,神也。吾有中宫之鼎在乎心之下,故心为火则为焚,火在鼎之上也。经曰:火起于脐下,水出于鼎中,既济之象也。上水下火。是鼎也,时至乎卯则增铅,时至乎酉则增汞;铅不得火则不腾矣,汞不得铅则不凝矣。经曰:取水于山,起火于海,取汞于重楼,采铅于九天,其运也,备乎四时。与神御之,与气和之,于是四象具矣,而中宫之鼎状如鹦子,三年赤白判而换躯矣。金肠玉骨出于五行,其名日蜕。故四象交而汞干矣,一阳备而铅去矣,其名日还丹、于是神魂立矣,其体刚矣。三花合一,五彩归阳,夫是之谓无修之地。

朝元子尝歌以为诗,凡六十篇。至游子读之曰:深乎!大道之蕴也。吾今表而出之。

其《直旨》曰:二青须配四黄研,变化无非合自然;欲使参同归一室,须凭云雨运三田。南边血是砂中汞,北畔精为水内铅;此个大罗天上法,与他相识便为仙。

其《配药》曰:冲和国内两三家,尽产金银汞与砂;艳艳灵苗山上药,英英紫雾浪中花。九重天际生元火,三级坛心驾宝车;了了玄玄玄裹事,更无玄妙与君夸。

其《冬至》曰:离坎相赓我可穷,五阴之下有乾龙;阳符进退高还下,复卦抽添单又重。镇日午时当立夏,每宵子后是新冬;莫言天地人难测,《周易》分明见旨宗。

其《得路》曰:岂信蓬壶去不赊,两条岐路接天涯;离中自有庚辛地,阴内长开甲乙花。三景云从朱顶鹤,五方风引紫河车;昆仑山下焚烧处,一道光风阿母家。

其《玄牝》曰:中岳嵯峨日月齐,乾坤枝叶在灵溪;龟蛇往复云双段,风雨淋滩水一畦。炉裹君臣名子午,鼎中夫妇号束西;此中幸有留年药,何得身心一向迷。

其《子母》曰:一中有一一难论,三境元从一处分;赤石洞中藏圣母,绛宫台上别神孙。碧潭波内真真汞,白玉峰前谖谖云;个是乾坤开辟祖,世问愚俗岂教闻。

其《母脸》曰:绛阙琼宫已太平,看看修就紫金城;雨风扑灭三般火,雷#3电驱回五个精。黑气渐消随雾散,丹阳初饵逐云轻;虽然功未全真体,知向仙都列姓名。

其《紫河车》曰:融风白气并,金母下蓬瀛。雪岭三关透,天街两路行。丹房朝列帝,水府伴华婴。九九阴霜雪,阳光亘紫城。

其《道释》曰:玄黄造化奥难寻,金地宗门义更深;龙虎旧来生四海,金刚元本住双林。阳魂独立全身命,阴性孤超去太心;无限常流全不悟,甘同水泡在浮沉。

其《乐道》曰:万种虚劳柢个身,此中消息妙通神;时看金凤山头舞,夜看琪花海面春。谷气五行皆作土,阳丹经劫不成尘;朝朝惟切寻同志,去见束昊不见人。

其《筑坛》曰:筑坛不用土兼灰,造化全凭丙作媒;苦雾凝霜阴孕汞,轻霞笼雪火生胚。三层功满分三界,五府才成见五台;修炼但教依此法,莫将尘秽乱神胎。

其《胎息》曰:杳杳复冥冥,冲和白又清;三人归本国,庶子返束淇。阳结阴成象,金荣火有形;何人功对此?千日满神灵。

其《二八》曰:窈窕风流二八颜,夫妻喜跃共团圆;屯蒙中析阴阳位,卯酉平分上下弦。白兽晦初同虎寝,青虹月望伴龙眠。原缺二句

其《神水》曰:明君理化万邦清,一振黄河接杳冥;万法主张由列帝,三才宗本在束瞑。玄珠制伏冲和殿,赤水循环太乙庭;不悟百年能几日,甘随五贼恣身形。

其《原道》曰:立天之道定人身,不离铅砂汞与银;兑马冲回山顶雨,坤牛耕起海宫春。君臣殿内调三气,文武炉中养四神;任是大才无自解,宣尼犹自问渔人。

其《匹配》曰:风流二八又相逢,此夜欢期喜气重;夫妇归眠青甲帐,筑婆回跨白庚龙。共飧沆淦凝金骨,相合云霞外玉容;此个不知谁是倡,且将天地共同宗。

其《七返》曰:阿母自行营,风云才后迎;循环游五岳,次第入三清。伏住南来水,收归七味精;九还功满日,霞体六铢轻。

其《演道》曰:一从得理便闲闲,柢想安居养自然;泯谢三花清国土,收和七宝种芝田。死生尽道因天地,性命原来属汞铅;此法丹霄应有路,‘四瞑他日任成尘。

其《铸鼎》曰:兔髓乌肝共一斤,乾坤炉裹炼成真;青龙乳雪添肌骨,赤水生花铸鼎身。三足体中分世界,两重城裹列星辰;时人不识长生法,却道烧丹不是真。

其《火候》曰:初九阳从半夜来,鲸鱼海内透蓬莱;九重城裹龙车返,十二楼前虎驾回。日月一斤为大药,乾坤两斤始成胎;分明测取周天数,莫遣蹉跎复卦催。

其《心法》曰:又属南无又属黄,门前双树号金刚;万缘尽是心中造,七贼须凭剑下亡。定裹慧灯船倚拖,禅中祖印日挥霜;一灵到岸捐心法,始得名为解脱香。

其《合道》曰:诧女在孤帏,刘郎半夜期;东西霞雾起,上下雨风随。调伏三般汞,安和五个儿;神丹千日后,夫妇两分离。

其《炉有门》曰:五蕴山头白玉峰,青君枝叶在其中;峥嵘浪起龙行雨;谖键云生虎啸风。双派碧流连上下,两输红日复西东;眼前有道分明指,自是疑多执过空。

其《三五》曰:大天垂象接昆仑,八卦元从子夜分二,三界生成真武火,五符兴废祝融君。黑龙吐雾河池雨,赤帝行春岳渎云;不去个中寻觅取,甘随声色乱纷纷。

其《道机》曰:闲骑地马玩山川,走遍干.坤似瞥然;黑面夜叉驱白虎,青毛符使拥朱饼。二升海水滋三界,六寸瓷瓶叠九天;了得此情真自适,有谁斟酌到幽玄。

其《道德》曰:离坎是根元,滔滔造化权一,浑阴名上德,下德号先天。母壮儿应在,汞干铅自捐。丹阳能九转,抱一作神仙。

其《玉楼金阙》曰:昆仑山顶有三官,把断天津上下问;一簇亭台龙出没,两条岐路凤回还。冲和殿裹阴阳主,十二楼中性命闲;不肯个中穷造化,镇随思想在人寰。

其《灵元国》曰:一点晶荧黑处分,两层街郭梵金银;满城龙虎游三境,绕国髭毛属万民。无量神仙俱在鼎,大千沙界不离身;但如体内真穷像,向外求真心是尘。

《道枢》(十三):玉芝篇

芬馥田三段,澄清水一泓。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其《三一》曰:波心出五行,天地自圆成;芬馥田三段,澄清水一泓。兴亡俱在土,复性却归庚;似我人知少,忘机莫乱呈。

其《九鼎》曰:圣贤垂象体人伦,不离刚柔影裹真;万物陶天上水,五行兴废海中春。轩皇大冷元明土,大士双林本喻身;还返不能归旧处,长交出没在迷津。

其《怡道》曰:不羡公卿富与华,祗将至道当生涯;每飧王母园中果,静看束君洞裹花。水底日为奎木火,土中铅是紫河车;忙忙尘世愚迷者,岂信登天路不赊。

其《大海》曰:四瞑名四大,万变合天神;水面三更火,潭中半夜春。两潮龟口浪,一雨海门津;此道应知少,知能几个人。

其《九天》曰:阴阳开窍九重门,尽是常人体上存;地马发生玄女火,铁牛耕转黑龟魂,驱回尾穴连空焰,赶入天衢直上奔;此是命基天地宝,更将乌兔合乾坤。

其《三清殿》曰:上下冲和境,楼台七宝城;二仪含万化,一气贯三清。雨水山头降,云霞海面生;金丹分九品,灵感自圆成。

其《华池》曰:圣母驾河车,经游梵释家;徘徊双凤起,宛转五云遮。地轴从秋石,天轮辗彩霞,不能知此理,何处觅黄芽。

其《指道》曰:有无元是坎离精,真使黄家道便成;万物祖因坤地出,三千宗本丙家生。南边凤隐青中白,北畔龙眠黑内明;但了阴阳昭造化,自然凡体得轻清。

其《畅道》曰:自有田园种麦麻,更凭意马下三车;九天拱手元君宅,万物生成阿母家。火角牛兄吞水虎,雪毛狮子产金沙;但须识与真铅汞,匹配时时发寸芽。

其《运用》曰:昨宵金凤下高梧,眠抱骊龙口内珠;光体碧潭红浪起,影随寒雪白金敷。清风吹散花三朵,白乳修成酒一壶;从此丹台归有路,四瞑他日任焦枯。

其《性命》曰:甲龙属火藏坤地,庚虎名为造化才;有动有飞真姥女,无增无臧号如来。阴消始是纯阳体,相寂方超六趣胎;祖佛祖仙从此得,尽归斯理出尘埃。

其《真伪》曰:悟取玄黄造化身,区区外觅匪通神;阴阳非采他人物,龙虎须凭自己珍。灵药入身齐日月,丹砂经火尽灰尘;九年还返无差错,炼取纯阳作至真。

其《归一》曰:从头指道非常道,尽说阴阳造化权;含养胞胎须十月,焚烧丹药在三千。五行芽滓皆归土,七魄阴风尽变干;功到纯阳名抱一,骑龙飞入大罗天。

其《道源》曰:一灵元产一芝中,见性西方四类同;海下虎龙分昼夜,云中男女号西束。男居北海青藏白,女住南山黑映红;万圣千贤从此得,尽归斯地合真空。

其《五行相生》曰:一物分作五般形,五般精彩五般情;青龙本是金公子,白虎元来诧女兄。四象安排坤地出,中天寄养丙家生;大丹偏仗金花力,须赖良媒匹配成。

其《五行相克》曰:大道幽玄妙复微,五行相返各生威;南方使者元披黑,北面将军大著诽。坤女杀夫夫顺伏,兑金克木木归依;玄黄若也无交合,争得阳从坎下飞。

其《炉鳌》曰:炉鳌分为二气君,循环上下接其源;森罗溉灌三田溢,凝结方成四海浑。二八身中分造化,一斤药内炼乾坤;烹煎更要华池水,雨骤蕾买归返故园。

其《认铁牛》曰:是人皆有铁牛骑,无限常流总不知;饥到每飧金虎髓,渴来常饮水银池。牵车停歇双林下,运火常依半夜时;个是阴阳真动用,生成家活尽由伊。

其《交合》曰:嫦娥夜夜下天堂,红炬迎将入洞房;乍别九天朝圣祖,才临中国面仙郎。饥飧王母琼林果,渴饮束皇绮殿浆;此是乾坤真造化,昭昭何处不生光?

其《入室》曰:今宵夜半是良辰,喜遇夫妻结旧姻;离女坎男来顺令,庚夫甲妇认相亲。俊龙趁向山头习,狞虎降归海内淳;姥女刘郎相见后,引归洞府炼成真。

其《般汞》曰:两条岐路接泥丸,上得青山却下山;每遣黄婆肩地户,镇令青帝闭天关。仁龙宛转三清路,义虎回旋九转湾,,全假金公亲捉缚,日魂那敢不归还。

其《运铅》曰:铁牛子后喂红花,猛烈咆哮势莫加。回首海中喷白雪,旋身路上产黄芽。九天光熔龙行火,三界阴霖凤吐砂;了得上天天上法,自然容易到仙家。

其《子母相见》曰:定思凝神半夜强,彩霞缭绕下丹房;昔时共管庚辛地,今日同居甲乙乡。五彩浪中龙出没,九宵云外鹤飞翔;三才同法无差别,自是愚人乱忖量。

其《刚阳》曰:阴息阳腾复卦周,专持真一则刚柔;.三年共作壶中客,二味同居海上洲。制伏玄珠归戊土,安排离火起坤牛;九重门裹堪回首,直上龟峰是旧游。

其《添鼎》曰:药非金石及三黄,纯用灵元对五常;子夜添炉三姓宝,晨昏投鼎五家浆。玉楼池畔风云窟,龟岭山头子母房;便是还丹真秘理,更于何处觅仙方。

其《立基址》曰:二物相将入鼎炉,含胎凝质变凡躯;微茫裹面生鹦子,恍惚中问结露珠。三级坛成分物象,五峰山就建毗庐;但知将北为南用,便是阴阳造化模。

其《萌芽发》曰:泰卦阳和尽发萌,丹+砂鸿惭立生成;黄婆最解调文武,赤帝偏能运甲庚。遇剥金风花果实,开蒙海浪雨云生;更将九野银河水,浇沈灵根易长成。

其《二仪分》曰:三月成胎二气全,勤修水火见精专;清风透肉肌肤变,白气穿肠骨髓坚。鼎内已观新父母,壶中重认旧山川;阴阳功备归真体,一个清身继列仙。

其《换鼎》曰:一转年年一转新,重重入鼎绝妖尘;照清五藏除三昧,洁静重楼爽万神;换骨已凭金凤髓,易筋全仗木龙津;南宫名下刊仙籍,位列丹台作上真。

其《功满》曰:九转功成已脱胎,飞升功化任高裁;五条霞影明千界,一颗玄珠镇九垓。下隐瑶宫连十洞,上朝金阙冠三台;周流适意功难澈,直上青天更不回。

其《直事》曰:直事难教气侯愆,精词刚健在周天;既能和合离宫女,须假堤防坎户铅。但把红尘裁后土,自然白液变纯干;古今传道皆如此,尽贯希夷造化权。(编辑:怀霜)

《道枢》(十):西升篇

(本文由腾讯道学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以上就是《道枢》(十三):玉芝篇的全部内容。更多道学苑资讯,请关注玄门道教|符咒大全道学苑资讯频道!
相关阅读
最新文章
图文阅读